会员中心

解读公平竞争审查制度:为行政权力划定18个“不得”

8 7月 , 2016  

  解读公平竞争审查制度:为行政权力划定18个“不得”
  

7日,国务院新闻办举行新闻发布会,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胡祖才介绍《关于在市场体系建设中建立公平竞争审查制度的意见》建立和实施情况时表示,《意见》为行政权力划定了18个“不得”,有五项措施保障制度落实,是防止滥用行政权力排除、限制竞争的一项创新性的顶层设计,进一步厘清政府与市场边界,也有利于新业态、新模式的发展。
  

以自我审查为主,同时也强调外部监督
  

日前,国务院印发了《关于在市场体系建设中建立公平竞争审查制度的意见》,并于7月1日正式开始实施。“这是我国确立竞争政策基础性地位迈出的关键一步,是维护市场公平竞争的一项重大制度性安排。”胡祖才表示,公平竞争是市踌废止。对于以合同形式对企业给予优惠政策,如果中止执行的话会带来重大影响的,对这类情况要设置过渡期,要留出必要的缓冲空间,对已经兑现的优惠政策不溯及既往。
  

同时,很多人关心公平竞争审查制度会对产业政策带来什么样的影响,有人认为产业政策带来的一些补贴本身妨碍公平竞争。胡祖才表示:“建立公平竞争审查制度,恰恰为协调竞争政策和产业政策提供了一个制度性的机制,也就是为竞争政策和产业政策之间建立了一个良好的沟通协调机制。”
  

胡祖才解释,竞争政策和产业政策都是非常重要的经济政策,目标一致但着力点和作用方式不同,竞争政策主要是着眼于为市场主体创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产业政策实际是着眼于弥补市场的缺陷,引导促进产业的发展。两者并不是对立的关系,是可以相互协调的。胡祖才认为,通过公平竞争审查,可以确保产业政策在制定和实施过程中都能贯穿公平竞争的理念和要求,体现出竞争政策的基础性地位,加快推动产业政策从选择性向普惠性、功能性转变,让两种政策能够形成合力。
  

四种例外留出实施空间,防止滥用例外情形有监督机制
  

《意见》明确18个“不得”之外,也按照国际惯例为政策留出了实施空间。为了国家经济安全、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一些政策措施难免会产生排除、限制竞争的效果,所以《意见》主要明确了四种例外情形:一是维护国家经济安全、文化安全或者涉及国防建设。二是实现扶贫开发、救灾救助等社会目的。三是实现节约能源资源,保护生态环境的社会公共利益。四是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其他情况。
  

胡祖才表示,原则禁止与例外规定相结合,既明确了原则禁止的标准和内容,又明确了例外规定,增强了可操作性。但也有人担忧例外规定的出台会不会为相关部门逃避公平竞争审查开了口子,胡祖才介绍,为防止滥用例外情形,建立了相应的评估和监督机制。比如《意见》明确了使用例外情形的两个重要条件,“一是要说明限制竞争是不可或缺的,二是政策措施不会严重排除、限制市场竞争,也就是说不会对市场整体竞争产生严重影响。”胡祖才说,而按例外规定实施以后,判别实施效果到底怎么样,要进行逐年评估,对未达到预期效果的要停止执行或者进行调整。记者 赵展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