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平台

公立医院医疗垃圾流入黑作坊 输液袋等被制成塑料杯

8 7月 , 2016  

  公立医院医疗垃圾流入黑作坊 输液袋等被制成塑料杯
  

在湖南长沙城郊接合部的一处加工医疗废物的小作坊内,成堆的医疗垃圾散发出异味,堆积成山的玻璃碎片中,依稀可见有残留着血迹的血液袋、针头、有药物残留的药瓶、插着软管的输液袋……受利益驱使,一些不法分子在城郊接合部进行医疗垃圾加工,将软管、输液袋等医疗废物卖给塑料厂制作成塑料杯等塑料制品。
  

近期,湖南省基层执法部门查处了两起非法回收加工医疗垃圾案件,湖南长沙、湘潭、益阳、株洲、衡阳以及湖北襄阳多家公立医院和血站的医疗垃圾流向城郊接合部和农村地区的“黑作坊”。
  

记者追踪调查发现,湖南医疗垃圾尤其是医疗废物回收处置乱象丛生,分类、运送、处置、监管存在较大漏洞。业内人士建议,卫生、环保、公安部门彻查涉案医院医疗垃圾的倒卖链条,针对暴露的问题强化监管责任。
  

医疗垃圾流入家庭式“黑作坊”
  

记者了解到,根据《医疗废物管理条例》等相关规定,医疗、预防、保健以及其他相关活动中产生的医疗垃圾必须先在医院进行分类,其中5大类医疗废物必须送往具有资质的医废处置中心焚烧销毁,而输液袋、输液瓶等医疗垃圾则可以进入资源回收利用市常
  

湖南省环保厅固废站负责人龚志凌说,在岳阳、长沙查处的两起案件中,执法部门查获了近百吨医疗垃圾,其中大部分是可以回收的输液袋、输液瓶等医疗垃圾,少部分是必须焚烧销毁的医疗废物。从环保部门的角度来说,查获的近百吨医疗垃圾没有严格按规定进行分类,掺杂着输液针管、血液袋等医疗废物,整体而言都可以视作是医疗废物。
  

”察笔录,下达查封、扣押决定书。查封了加工生产机械设备,扣押已经加工成颗粒料子20多吨,尚未加工医疗废物30多吨。经查,这些医疗废物分别来自湖南的益阳、衡阳、株洲以及湖北的襄阳、远安等市县的医疗机构。
  

湖南省环保厅6月份通报,目前,公安机关已经在侦查处理此案,经公安部门侦查,已经对仇某等9名涉及该案的嫌疑人实施刑事拘留,案件仍在进一步深挖之中。
  

龚志凌、高纪平等人认为,对于在近期湖南查获的两起案件,环保公安等执法部门必须调查清楚涉案医疗垃圾倒卖利益链条,追究责任,找出漏洞,排查隐患。
  

首先是源头把关。徐树立认为,要从源头上进行把关,确保医疗垃圾和医疗废物不能违规外流进入市场,环保和卫生部门要加强配合,加大对医院检查监管力度。
  

龚志凌认为,大部分医院委托保洁公司或物业公司进行医疗垃圾的存储工作,一些保洁公司
  

其次要完善法律,改变违法成本低、守法成本高的现状。湖南省人大环资委监督处处长刘帅说,《医疗废物管理条例》中对主管部门、医院、违规经营者的处罚都较轻微,如一般医废处理违法行为都仅处以1000元至元罚金,只有出现严重污染事故才有可能追究刑事责任,但倒卖一吨输液袋的收益就可以达到5000元,法律处罚威慑力相对较校建议适当强化处罚措施,提高违法成本,倒逼医疗机构主动作为,防堵漏洞。
  

第三,要规范对可回收医疗垃圾的分类和处置方法。龚志凌等指出,目前,对医疗废物的处置,环保部门和卫生部门意见不太统一。哪些属于医疗垃圾和哪些不属于医疗垃圾,主要由卫生部门来制定标准。
  

龚志凌说,按照目前的标准,输液袋、输液瓶目前被划定为可回收利用的医疗垃圾,环保部门对此是持保留意见的,比如输液瓶里多多少少有药品残留或抗生素,抗生素如果进入水体,对人体危害大,而输液袋用的是很好的塑料材料,回收加工时,一般在80至100摄氏度左右的环境里即可碎成颗粒,在这种温度下,难以保证药物残留和各种病菌完全被清理掉,而这样的输液袋可能被制成各种日用品,如塑料茶杯、碗筷、玩具,危害性很大。
  

龚志凌指出,目前对可回收废医疗垃圾的管理,基本上处于放任状态,建议对其回收主体、再生产主体进行筛选,实行特许经营,并规范其分拣、清洗、利用等过程。
  

另外,要健全部门工作联动机制。记者调查发现,医疗废物在分类、清运、处置漏洞丛生,而环保、卫生等部门对医疗废物回收处置的监管存在“各管一头”的问题。对医疗废物的处理,卫生和环保的权责划分很清晰,当医疗废物还在医院大门里面时,由卫生部门负责监管,出了医院大门,就由环保部门监管。卫生、环保、公安应加强联动,开展多种形式的联合执法活动,形成相互支持、齐抓共管的监管局面。要加大宣传力度,在医疗机构广泛开展普法教育,同时加大对不法回收、倒卖者的打击力度,形成震慑范围。
  

记者 帅才 刘良恒 史卫燕 长沙报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